人类无可避免地要经验到创伤,历史是用血泪所写出来。
——ven der Kolk

China wholesale sunglasses

Rolex Swiss Replica Watchess

Swiss Replica Watches

 
 
 
 
 
 
 
 
老师简介

 

  臧海龙 心理分析与治疗师

 
网站公告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心灵创伤与家庭 ->文章详细内容

 
家庭创伤对我成长的影响
 
浏览数:4647

 2009年4月23日  15:30:16
   

  作者:Dragon
    下面是在Rose在求助之前写给我的成长史:
     我看了一些关于这方面文章,我知道有心理疾病的人内心深处一定有阴影。而我如果也有的话,那它一定来自于我的家庭。所以,我着重向您说说我从小到大的心路历程,这种不愉快的感觉我从来都没有向别人说过,包括我最好的朋友,和我深爱的老公。
     我叫Rose,1973年生,妈妈是一位医生,父亲是一位工程师,一个大哥,两个姐姐,我是老小。我出生在一家镇上医院,那时候母亲在那上班,我记得我的妈妈在当地是一位很受人尊重的医生,但是在那个周围都是穷苦农民的环境里我依然找不到优越感。
     父亲因为工作的原因,很少在家,母亲工作很忙,还带我们四个自然脾气不是很好。家里除了大姐一直在家,我们都被时不时送给别人家去带,哥哥在一个熟人家里,他们待他还算不错,有点感情,二姐生下来就送到外婆家一直到小学毕业,虽然他们感情深厚,但我想,二姐的童年多少会有一点寄人篱下的阴影吧。而我呢虽然在别人家的时间不长,却在一岁多的时候,由于那家人的疏忽,在我的脸上永久的留下了一道细长的疤。别人说不注意看不出来,然而爱美的我却一直耿耿于怀。那时候家的感觉是支离破碎的。我很清楚的记得二年级的时候,老师让我们用“唯一”造句,我造的句子竟是“妈妈是我唯一的亲人”,跟我们家很熟的老师为此还骂了我,让我重写。一直到现在我都有个习惯,就是特别害怕天快黑了华灯初上的时候。就是因为那个时候我经常放学以后在同学家做完了作业回到家还要在家门口等,我看着夕阳慢慢的消逝黑夜来临了,别人家的灯一个个亮了,里面有菜香飘出。…… 天黑尽了妈妈才回来,一脸的疲惫还要烧水做饭,我觉得妈妈很可怜,我也很可怜。                
     其实在我看来父母的感情还是挺好的,可他们在一起就吵架,而且吵的很凶,还经常打架,父亲打母亲很残忍,那时候我很少见他,对他很陌生,只知道他一回来,妈妈就要遭殃了,我恨他,他在我幼时的脑海里是憎恨和恐怖的化身。他们每次打架不是闹到朋友、同事家去,就是闹到单位去。反正周围的人都知道我们家的情况。每次别人在我面前谈论这些的时候,我都觉得抬不起头来。那个时候特别羡慕别人和和睦睦的家。小时候我的学习还是挺好的,特别是语文每次都是班里前几名。有时候哥哥姐姐提醒妈妈要加强对我的管教,妈妈就以此来堵他们的嘴。妈妈很爱我,就像他们说的“太惯我”。我也很爱妈妈,我认为她是我唯一的港湾。
     上小学的时候,父母的工作都调到县城,我们搬家了。二姐也小学毕业,回来上中学。哥哥姐姐也在县城上高中了。我们这个家终于安定的在一起了。他们在对我们的培养方面是很伟大的。那时候工资不高,他们却毫不动摇的要把我们每一个人都培养成大学生。每个月的工资都要算着花,在学习上的投资却从不犹豫,只要我们提出,他们都是无条件的满足,不惜一切代价。由于有了一个共同的艰巨的目标,父母虽然还是经常吵架,比以前好多了。在这个相对安定的环境中,我读完了小学,以不错的成绩升入初中。初中三年,对我来说是很糟糕的三年。我和几个不爱学习的“死党”浑浑噩噩玩了三年,成绩很不好。成绩不好的老师当然不喜欢,那种破罐子破摔的心情,加上家里清贫的生活,让我在很多方面丧失了信心。快毕业的时候爸爸告诉我让我加把劲考个卫校,因为有内部名额,不算太难,我也不想再上高中了。所以那个时候我在姐姐的辅导下,还真二八经的学了一阵子,后来我真的被卫校录取了。可快开学时候他们告诉我给我买了高中。上高中后,我就进入那种紧张的气氛,成绩也在慢慢的提高。高中的生活全身心的学习,没有时间和精力想别的,就像每个经历过高考的人一样.而在这期间,我的大姐二姐都到外地上大学去了,哥哥因为英语太差,考了三年也没考上,后来在县城招生考试中,以优异的成绩在县石油公司找到了一席之地. 
     我以艺术专业参加了高考,第一年在意料之中的落榜了.落榜以后在家的那两个月我的心情烦躁到极点,经常无缘无故的朝父母发火,其实我知道这么多年来为我们付出了一切,我从内心是非常感激他们的.那个时候他们虽然对我极力忍让,可家里还是经常爆发战争.那中气氛真是让人窒息.第二年高考,达到本科线的我却因为填志愿的失误上了一所大学的大专.这成为我一生中最遗憾的事之一.
    本以为从此以后,我们这个历经艰辛的家会慢慢好起来.然而在我上大学期间,家里却降临了更大的灾难,我哥哥因为和女友的分手,疯了。他表现出的症状是极度的自我封闭和极度的狂噪,疯起来会打人。父母怕影响我的学习,在学校的时候从不告诉我这些,而我也从不跟别人提起这事。然而放假是我最难过的时候,只要发现哥哥有一点不对劲,妈妈就把我锁在房间,就这样我还是被他打过好几次,因为我不能眼看着父母挨打。就这样,哥哥往返与医院与家之间,父母不离身边。这个家是我心里牵肠挂肚的痛。上学那几年是他发病的高峰期,我在这期间真正感受到什么是恐惧。那段时间,我每天晚上做恶梦,每次都梦见哥哥拿着刀砍我砍妈妈,面目狰狞。每次醒来都是一身冷汗,不敢再睡。直到现在,我听见剧烈的响声和打架的声音都会心惊肉跳。我觉得这种恐怖的阴影是我一辈子都挥之不去的。
    毕业以后我再也不能回到那个让我不堪回首的地方了,通过双向选择来到二姐所在的城市,在一家私营企业从事我的老本行—室内设计。老板很器重我,对我很好。同时工作压力也很大。我性格比较内向,不善言辞。我可以把一个设计方案做的很好,却不知道怎样跟客户套近乎。我知道经常有人很欣赏我,而由于我的不善言辞和局促而不得不放弃和我建立亲密的关系。我知道我也因为这失去了很多受人关照的机会。我不是个笨人,这一点我很自信,学习和工作中能感觉的到。所以很奇怪,我有时候在一些很正式的场合,比如在很多人前解释自己的设计方案、给学生上课(我兼职在技校教电脑设计课)的时候并不脸红。今年过完年,因为私下不少人找我设计,我就拒绝了老板的再三挽留辞去了工作,在家办公,这样比上班实惠不少。但是这种上班方式也比较寂寞,除了必要的上工地指导工人施工外,其与时间都是一个人在家呆着,唯一的沟通对象就是老公。
    我和老公从恋爱到结婚感情一直很好,老公是我们这一家中学的美术老师,所有认识我的人都说我是个有福气的人,老公的确是非常疼爱我的,对我是百依百顺,我除了工作其余什么事都不用管。我们现在有一套挺宽敞的房子,是在他家赞助下,代了一点款买的。物质上我的要求并不高,所以我对现状还是挺满足的
    我现在最最受不了的是这个令人尴尬的毛病。特别是这半年,在家呆久了,出门都觉得刺眼,甚至都有点怕跟人说话。我的这个毛病就是在这个时候才严重起来。以前我也比别人容易脸红。在路上遇见熟人条件反射似的脸忽然就红了;接待客户的时候容易紧张,脸红,这很让第一次接触我的客户怀疑我的能力。还有别人问起我的职业的时候一定这样(可能是我的家人我的朋友大都是公务员的缘故,我从内心觉得不如别人)。可现在到好,我现在一跟人接触脸就红,甚至在家,买东西,跟学生私下聊天都这样。现在所有的人都知道我这毛病了有时候我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这已经给我的工作生活带来了极大的影响,甚至给我的家人造成了影响。我老公一直很欣赏我的,可现在我不知道他该怎么想了。我觉得我现在已经进入了一个恶性的循环,越是把注意力集中在这上面,就反应越厉害,而反应越厉害,越是紧张。我现在掉在这个旋涡无法自拔,苦不堪言。
     臧医生,我还年轻,我还有很多理想和抱负,我不能让自己就这样沉沦下去。你帮帮我,你救救我!!!!!
    

     家庭是社会最基本的存在元素,如果没有家庭,那么这个社会是无法想象的。我们大部人都有自己获得成长家庭,家庭是养育我们生命,保护我们成长,促进我们走向社会的基础和动力,也是我们学会人生生活第堂课,在家庭里,我们学会了说话,学会了交往,学会了爱,也学会了恨,不仅形成我们人类依赖的源泉,也造就我们独立的勇气。在我的心中,家庭永远是我们不能忘记的成长摇篮。

(本案例均经过保密处理,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臧医生能给您最大信任和真诚的保证:资格经验资质证书、真实和信心(对您的信心和自我的信心)!!!
 

内容声明:本站提供之信息,以求科学,严谨,认真,事实为基础。   

求助指南   臧医生博客  联系我们   咨询空间   中心位置   

地址:河南省,开封市,新宋路北街18号楼1单元202室
 
心理咨询热线:15137811921、15890927096; 心理创伤客服QQ:1123041488
说出您的心理创伤故事QQ群194013299   丧亲联盟互助群:18607894.邮箱:zanghl@126.com;1123041488@qq.com
 
       Copyright©2008-2019,粤ICP备050537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