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无可避免地要经验到创伤,历史是用血泪所写出来。
——ven der Kolk

China wholesale sunglasses

Rolex Swiss Replica Watchess

Swiss Replica Watches

 
 
 
 
 
 
 
 
老师简介

 

  臧海龙 心理分析与治疗师

 
网站公告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心灵创伤与艺术 ->文章详细内容

 
面对束缚现实的噩梦,你会怎样抉择:《密阳》
 
浏览数:2174

2010年11月3日   18:00:34


    (韩)金俊基著,季成译;图片编辑:Dragon
     2007年5月上映,韩国,李沧东导演, 全度妍、宋康昊主演, 141分钟
  我们生活的世间充满凶险,是否有一天会是风平浪静的呢?在激烈的竞争中谋求生存的我们最需要的是什么?我想也许是对他人的信任,或者说是信念。当我们相信自己的价值,相信周围的人们,相信这个社会的秩序,抑或相信神的存在时,会得到支撑起我们生命的力量。其中我们建立了与他人的关系,特别是那些对我们重要的人,在这些关系中找到可以互相支持,可以彼此期待的信念,我相信这种信任对于形成肯定的自我存在(sense of self)是最为关键的。可是,如果那个人不在了怎么办?
当那一刻来临,纵然我们坚信世间的一切,自身的价值、社会的秩序和正义这些?们信念的体系都可能在一瞬间灰飞烟灭。在车祸中失去亲人独自生活,一觉醒来发现父母上吊自杀,孩子被凶犯残害,经历过这些创伤的破碎心灵,在旁人看来亦是不能承受之痛。
  在遭遇不幸的人们眼中,这个世界的美好到哪去了?生命之于我又有何意义?怀疑不可避免,受过伤的人怎会坚信这个世界还有秩序和正义的存在?没有意义的生命放弃呐喊,如一夜蜉蝣,存在只是须臾。
  李沧东导演的电影《密阳》是关于创伤的写实,发生于一个人基本的价值体系和意义(meaning)体系全然崩溃之时,一段重于我们生命的创伤故事。
  回避和逃避,否定现实的心理创伤
  电影的起始,经历过一段创伤的主人公信爱(全度妍 饰)来到了密阳这个地方。她的丈夫刚刚死于一场车祸,信爱为了忘记悲伤和苦痛来到亡夫的故乡密阳,但从首都首尔来到乡村生活绝非易事。
丈夫死前已有外遇,但信爱并不接受丈夫的不忠,如同她不能接受丈夫的死亡一样,为了忘记这一切她坚决地来到这个乡村生活。信爱的弟弟为了安慰她随后而至,却在争吵中不欢而散。周围的人包括信爱的父母都无法理解她的行为。这个坚决的女人只有选择中断与首尔的所有联系,如此的举动可以理解为是一种逃避。为了避免周围生活带来的各种刺激,带着儿子小俊到陌生的环境生活,从某种积极的角度来看,也可以当做新生活的开始。但不幸却在新环境中悄然而生。
  电影的最初就描绘了受伤的女人在陌生的环境里历经艰难。周围人对信爱的印象是,来密阳选址办钢琴学习班的富有的寡妇。在密阳,所有的人都是陌生的,除了偶尔来劝慰她的弟弟,在其他人冰冷的眼中,只有这个寡妇的富有和美貌。否定现实,回避和逃避,信爱的这些举动暗示着凶险的危机。不幸再次降临,儿子被人诱拐后惨死。凶手是儿子所在的辩论学院院长,平和的性格及平凡的长相让人无法与人面兽心的恶魔联系在一起,而他性格分裂、内心阴暗,平时对信爱母子带有复杂的感情。
儿子火葬的时候,信爱流不出一滴泪,婆婆恶语斥责:“你怎么哭不出来?因为你,我的儿子孙子都死了!”
   婆婆绝望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但信爱何尝不痛苦?汽修厂老板宗灿(宋康昊 饰)知道,对于儿子的死去,没有人比母亲更悲伤的了。内心无法释然的信爱,因得不到别人的理解而陷入双重的创伤。她没有哭泣,因为那一刻在冲击面前她选择否认,处于一种分裂状态。此时的信爱恍惚忘记了儿子小俊的死,甚至不知道信爱是谁,谁是小俊的母亲……
难以承受丧子之痛的信爱,在幽深的莽林中试图寻找出路,她选择皈依宗教。在聚会上她诉说,她悲泣,渴望得到神的帮助,信爱执著地开始参加宗教活动。儿子刚离世的时候,有人劝她信教,当时的信爱反问“如果真的有神灵,为什么我的孩子会死?”但一念之间的改变,她突然像变了一个人,她相信主的旨意就是一切,宗教信仰成为一无所有的她的全部依靠。信爱是如此急切,神就是灵魂的决定者和创造者,她渴望在神的怀抱中得到安慰和眷顾。
  与自己和解
  坚持对主的信念,使信爱的生活又寻到一丝生机,她作出了意外的决定,要去面对诱拐杀害儿子的罪犯。她深信直接的面对可以使她宽恕罪人,信爱不顾劝阻,她希望这样的宽恕能帮助她抚平伤痕。现实是残酷的,冰冷的世界充斥着生活的反讽。信爱惊讶于眼前的一切,罪人的面孔比想象的明亮,他似乎早早得到了主的宽恕,伸长双腿高枕无忧地来安慰信爱。
“主首先宽恕了罪人,他竟然先得到了平静。”
  信爱木然了。她无措地面对自己的伤痕,巨大的空虚将她吞噬。神站在哪一边?不是自己,而是罪人的那一边。信爱在绝望中愤怒,她开始用行动挑战并否定自己的信仰。
  她在牧师说教的时候播放金秋子的歌曲《谎言》,她勾引虔诚的基督教徒出轨,向信徒聚会的房间扔石块,最后她在自己的手腕上深深地割了下去,她以自残的方式宣告与这个还有神的世界断绝。
  后来她接受了精神病医院的治疗,再次找到了内心的安宁。出院途中顺路去了理发店,信爱在那里见到了罪犯的女儿,过去的伤痛瞬间迸发,她夺门而逃。回到家中的信爱在镜子前给自己理发,表情木然,掉落的头发顺着水流滑进下水道的场景成为影片的结束画图。这部电影的原作是李清俊的小说《蝼蚁故事》,原著中的主人公最后彷徨在神的信仰和人的尊严之间,无从选择地走向了自杀。电影的结局,导演用最后的一个片段寓意主人公渴望坚持以自己的意志生活,但所能做的仅仅是给自己理发而已。
  神能救你于心理创伤吗?
  电影看到最后,对于原作小说《蝼蚁故事》的题目会有更深刻的理解。
  让我们不禁反问,我们的生命果真如蝼蚁一般卑贱吗?电影的结尾,渴望治愈的心灵依然如旧,令人怅然。现实中很多受伤的灵魂都能够自然地痊愈,而电影给了我们一个机会,去反省我们的生命是否是无足轻重的。
  这部电影容易使人联想起现实中发生的事件,主角是一位母亲,她的女儿被连环杀人犯杀害。她经历的悲伤痛苦和电影中的信爱相似。对于女儿的死,周围的人都不愿提起,他们知道简单的话语都可能像利刃一样刺痛受害者父母的内心,母亲也从不向他人提起女儿的离去,她渐渐地失去了对他人和世界的信任。她看见暴力事件频繁发生的社会感到厌恶,作为受害者却得不到安慰,她对冷漠的社会报以怨恨,对于劝导宽恕罪犯的宗教感到愤怒。特别是宗教对罪人宽恕的态度对于她是更深的伤害,由此她怨恨神和宗教。
  她的心里满是复仇的愿望,复仇的心理使她走向孤立,随着与社会的断绝,她的生活完全荒废,但她别无选择只能独自承受,将自己背向整个世界。就这样,闭锁的心灵历经数年依然得不到治愈,伤痕依旧存在。
   这位母亲的不幸,应当让我们思考许多问题。究竟需要多少时间才能治愈这位母亲内心的伤痛?如何让她重新相信这个世界?如果说活着还有意义,如果这个世界还有神灵存在,如何相信神的保佑?如果有那样的信仰,需要人怎么做?得到信仰需要多少时间?
  人当然不是蝼蚁般无足轻重的存在,消极地认识自我怎么能消除心理创伤呢?只有认识到创伤的本质,并给予充足的时间进行治愈,真正的治愈才成为可能。
  心灵药箱:大脑信息处理系统
  外部刺激是否危险需要躲避,或者没有危险可以接近得到利益,这种对信息的决定过程对人类生存繁衍非常重要。如果不能迅速并准确地判断危险,那么人类在弱肉强食的自然法则下很难生存。人类大脑中对外部刺激产生不安或忧虑,并作出准确应对的信息处理系统(information processing system)有两种。一种是由杏仁核干预的急行回路,另一种是由皮质和海马体干预的缓行回路,这两种信息回路系统在危险的情况下发挥不同的作用。
  急行回路的神经回路可以将外部刺激的当时图像传导给杏仁核,是反射性即时性的、诱发身体反应的系统。可以说我们身体大部分无意识发生的情绪、动作和身体反应都和这个系统有关。与之反的是缓行回路,将外部刺激的当时图像传导至皮质和海马体,这个系统对外部刺激进行深度评价。通过辨别,系统可以对比以往类似情况的经验作出最为适当的判断,并有意识地发出对应信息。这两个系统在收到外部威胁的时候,同时工作并发挥相互补充的机能帮助人作出最正确的判断和对应。
举个例子,假设我们眼前突然出现好像蛇一样的物体时,急行回路的神经回路会瞬间集中,引起警觉并使身体作出移动的反应;而缓行回路慢慢地重新观察物体,确定那不是蛇而是蚯蚓,既而使紧张的身体镇定下来。
  而之前提到过的创伤事件,人在经历了?伤之后会引起大脑情报处理系统产生巨大的混乱,即在超出承受的威胁刺激下,会引起两条神经回路相互补充机能的紊乱。急行回路接到大量信息,而缓行回路来不及处理整合,结果通常是急行回路过分活跃而缓行回路被过分抑制,因为巨大的刺激下缓行回路失去了判断的时间,完全由急行回路系统代为工作作出应激的反应,活跃的系统发出指令“不说话也不思考直接反应并行动”,特别是在危及生命的情况下,直接作出逃生的反应。但问题是,待危险过去之后,大脑信息加工系统的这种变化将持续一段时间,难以平复。
  这种变化的直接影响是,受创伤的?脑中叫做去甲肾上腺素(norephinephrine)的神经递质会大量分泌,这是一种伴随着不安、恐惧以及愤怒等情绪反应而出现的神经递质。之前说过了,急行回路的活跃抑制了缓行回路的运作,在这个时候去甲肾上腺素的大量分泌会导致大脑无法恢复原有的运作机能。长时间活跃的急行回路系统因为身体不断受到类似创伤的外部刺激,会扰乱信息的处理。同时缓行回路系统处于抑制状态,则导致原有创伤无法得到正确的评价和匹配。还是举大邱地铁爆炸的幸存者的例子,他们再次看到地铁站产生强烈的不安,无法搭乘地铁,就是这种信息处理系统持续紊乱的结果,因为大脑中过量分泌的去甲肾上腺素未能减少。
  除了去甲肾上腺素,受到创伤刺激的大脑中还有阿片肽(opioid)、糖皮质激素(glucocorticoid)等神经传导物质大量增加,反之会减少。这些传导物质的变化不仅引起各种病症,还会使创伤后记忆综合处理机能产生麻痹。
 心理创伤和平时的压力有很大不同。创伤有以下几个基本特征:(1)无法预测;(2)大脑无法应对;(3)不能逃避或回避。对于外部威胁既不能对抗,又无法逃避,这该怎么办呢?当正常的防御手段都失效,人自然感受到强烈的焦虑、恐惧、无助和不安。这样我们就发现了心理创?的本质特征:“极端恐惧而无从规避,无法作出应对而只能承受的极端经验。”
  这样极端的创伤经验会给我们的大脑带来无法想象的变化。人可以努力释放或者遗忘,但变化后的系统很难恢复原状,成为难以解决的问题。所以说心理创伤对于大脑神经回路的损坏是难以修复的。
但是就像我们的皮肤受了伤能够自我愈合一样,人类也有自我恢复心理创伤的机能,因此可以说通过个人积极努力,心理创伤的治愈是完全可能实现的。根据创伤的深度和强度,治疗方法和时间有很大的差别,但只要患者认识到心理创伤并非不可治愈,这就在心理恢复的过程中取得了重大的进展。
  文章摘自《从心启程:一个‘心灵捕手’写给你的心灵疗愈书》,(韩)金俊基著,季成译;图片编辑:Dragon

 

 

 


 


内容声明:本站提供之信息,以求科学,严谨,认真,事实为基础。   

求助指南   臧医生博客  联系我们   咨询空间   中心位置   

地址:河南省,开封市,新宋路北街18号楼1单元202室
 
心理咨询热线:15137811921、15890927096; 心理创伤客服QQ:1123041488
说出您的心理创伤故事QQ群194013299   丧亲联盟互助群:18607894.邮箱:zanghl@126.com;1123041488@qq.com
 
       Copyright©2008-2019,粤ICP备050537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