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无可避免地要经验到创伤,历史是用血泪所写出来。
——ven der Kolk

China wholesale sunglasses

Rolex Swiss Replica Watchess

Swiss Replica Watches

 
 
 
 
 
 
 
 
老师简介

 

  臧海龙 心理分析与治疗师

 
网站公告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心灵创伤与艺术 ->文章详细内容

 
琐事也会给人带来伤痕:《绷带俱乐部》
 
浏览数:3003

2010年11月4日   14:46:43

  (韩)金俊基著,季成译;图片编辑:Dragon
  《The Bandage Club 》,2008年1月上映,日本,堤幸彦导演,石原里美、柳乐优弥主演,117分钟。
  如果我们回想起童年的时光,在纯真灿烂的记忆之外,还记得有什么烦恼或者忧愁吗?也许成长本身就伴随着烦恼吧。当我们长大之后开始面对就业、赚钱和结婚等现实问题时,成长的烦恼早就随时间的流逝消失得无影无踪。面对无数的现实问题,很多人渴望回到童年的无忧无虑之中。这是成人的感受,是我们走远了,已然记不得那些存在过的烦恼。“我为什么长不高?”“为什么长得不如她漂亮?”“我怎么也踢不好足球。”“同桌为什么对我毫不关心?”“爸爸,为什么你和母亲每天都吵架?”等,这些现在看来都是些日常琐事,但对童年的我们来说这些问题曾让幼小的心灵陷入烦恼。
  对于成人微不足道的小事,可能对幼儿或者青少年造成严重的心理创伤。这些琐事也许不足以威胁到生命,但看似微小的事件可能伴随人的一生,可能对自我存在感产生严重的消极影响。因为这些小事件带来的惊慌、害怕、羞耻等感受对于当时的孩子来说是相当严重的。随着时间流逝,有些惊恐和羞愧感在成长过程中渐渐淡化,取而代之的是美好的记忆,而有些事件会在成人之后依然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微小的创伤记忆以及相伴而生的惊恐、羞愧感和愤怒都隐藏在神经回路的深处,这些不好的记忆和情绪可能再次重现,或者潜移默化地带来消极影响。
 幼年留下的心理阴影
    由天童荒太的同名小说改编而成的电影《绷带俱乐部》讲述了关于创伤治愈的故事。小说作者以奇幻小说著名,但这部小说与前作不同,是一部温馨的成长小说。出版后卖出30万册,迅速成为书店里的畅销书,至今得到各个读者层的喜爱。虽然电影上映时并未大加宣传,但观众还是从电影中用绷带治愈受伤的心灵等奇妙构思中感到了新鲜感。
    主人公笑美子(石原里美 饰)是一个平凡的高三女学生,父母离异后跟着母亲和弟弟一起生活。成绩平平的笑美子高中毕业后打算找工作。父亲有了外遇之后,全然不顾她和弟弟,这成为笑美子无法集中精力学习的原因,成绩随之一落千丈。毫无疑问,父母的离异自然会给青少年留下巨大的创伤。父母离异后的笑美子生活更加孤独抑郁,心里的伤痕一直未能愈合。
笑美子因为意外伤到了手腕,去医院治疗时在楼顶天台偶遇男学生迪诺(柳乐优弥 饰)。迪诺注意到了笑美子手腕上的绷带,误以为笑美子是因为割腕自杀受伤的。迪诺后来找到笑美子的住处和她聊天,他渐渐了解到了笑美子内心的伤楚,决定帮助笑美子治愈她的伤痕。
迪诺出乎意料的行为让笑美子产生了一个新奇的想法,她集合了最佳拍档和新认识的重读生朋友一起创建了一个叫做“绷带俱乐部”的网站,有创伤的人可以请求他们,在创伤发生的地点为其缠绕绷带。为实现这个看似幼稚的想法,他们非常投入地行动了起来,希望这样做能给受伤的人带来些许安慰。
   因心理创伤造成巨大痛苦的灵魂世界
    事实和女孩的想象一样,世间有无数受伤的灵魂,谁都希望自己的创伤能被绷带缠绕,覆盖并被治愈。在成人的眼中,别人的创伤往往微不足道,因为看似微小的事件对于当事人的痛苦是无法直接体验的,所以说创伤是属于个人的经验。这些小创伤不被别人理解,主观上自己又无力治愈,所以很多人向绷带俱乐部求救,希望匿名的陌生人为自己治愈创伤。
    俱乐部成员开始行动起来。一个学生因为在比赛中踢进乌龙球,在学校里感到非常丢人,过分自责以至于惧怕上学,俱乐部成员为他在踢进乌龙球的球门上缠上绷带;永远无法越过单杠的小胖子深感羞愧,他们在单杠上缠绕绷带;治愈失恋女孩的伤痛,他们在女孩分手的秋千上缠绕绷带。俱乐部成员在接到委托人要求后,前往要求的场所缠绕绷带,之后将场景用数码相机拍照,发送到委托人手机上。随着俱乐部日益受到大家的欢迎,越来越多的人找上门来,开始都是些轻微的心理创伤者(small T),而后严重的心理创伤者(big T)也随之而来。
一个女学生因为被强奸,受到刺激住进了精神病院。对于这样严重创伤的治愈,绷带俱乐部之前的行动显然不够,笑美子和迪诺开始设想一个新点子,他们不仅在强奸事发地点缠上绷带,并把那里所有的椅子、桌子、门等物品统统丢入火中,他们为载满创伤的所有事物办了一次葬礼。
故事的发展中暗示着迪诺内心也隐藏着伤楚,他总是在桥头踯躅不前,桥对于迪诺有什么特别的记忆吗?原来迪诺有一位朋友住在桥对面,朋友为了救他被刀刺中导致下半身瘫痪。愧疚和自责使迪诺没有勇气去看望朋友。
迪诺的朋友是从大阪转学而来的,迪诺使用大阪方言关西腔表演,他希望用这种方式表达内心的自责。电影的结尾部分,笑美子和迪诺一起在桥上缠绕了绷带,在笑美子的支持下迪诺不再犹豫,他下定决心走过桥与久违的好友相见。迪诺的朋友并没有怨恨他,反而开玩笑地说:“你小子,关西腔还是没长进啊。”
      朋友知道了迪诺使用绷带治愈创伤的事情,意味深长地说:“不需要用绷带,最好的‘绷带’就是你自己。”
迪诺的朋友说得没错,治愈创伤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努力,也就是self-soothing或者auto-regulation。处在创伤之中的人承受着巨大的痛苦,所以大部分情况是在他人的帮助下开始治疗(这种治疗的术语称为interpersonal support或者interactive-regulation),但最后的治愈还是需要自己走进内心世界,走出创伤的阴影。电影中迪诺的朋友年纪轻轻却遭受下半身瘫痪的重创,但他通过自己的努力治愈了内心的创伤。迪诺看着朋友的脸庞,感到的是坚定的力量。
    父母如何避免子女的心理创伤
    人在生活中难免会有出丑的经历,特别对于孩子来说,这样的经历会带来羞愧和恐慌。这个时候如果周围的家长或者亲戚朋友不在意地指出孩子的不足,甚至取笑、责难的话,会引起孩子的自责和羞愧,慌张不安的情绪也会叠加在一起。这样的经历有过几次,孩子内心会产生“我有缺陷”、“我不行”、“我不值得受到重视”等消极的自我认识。这些消极的自我意识不断加强,会妨碍积极的自我意识的形成,孩子也会忽略成长过程中值得肯定的进步。比如,因为足球比赛中踢进乌龙球,而否定自己棒球打得很好;因为不能做单杠,而忽略自己绘画才能超群;因为英语、数学成绩不好被父母责备,而忽视能给同班同学津津有味地讲述传统故事的语言天赋等。因为脑中全是不好的记忆和失败的经历,使得孩子消极的自我意识占据主流,难以认识自己的优点和进步。这样的结果是,失败经历的小事件越积越多构成了心理创伤。
下面来说说A小姐的故事。A小姐小学一年级去朋友家玩,看到了一直想要的玩具,情不自禁地偷偷带走,结果被朋友的母亲发现了。朋友的母亲很亲切地说:“这样是不对的,你喜欢的话就送给你,但下次不准这样了。”之后朋友的母亲丢了戒指,就怀疑是A偷走的,并且告诉了A的父母。虽然A并没有偷戒指,但是父母却相信了那个母亲的话打了女儿,他们认定女儿上次偷了玩具,所以这次戒指?一定是她偷的。过去了30年,对于A小姐,半夜里父母打骂自己时的表情依然历历在目。
“你怎么能那样呢?这么小就不学好,本性恶劣啊!”
    幼年挨的打,皮肉之苦早已忘却,但父母的不信任并且说她本性恶劣的话语在A小姐心中怎么也挥之不去。之后A小姐经常受到父母这样的责难,比如,每次和兄弟之间有争吵,父母总说是她的问题,久而久之甚至A小姐自己也觉得一切都是自己的问题。A小姐现在的生活怎样呢?已经是30多岁了却仍未婚,虽然有喜欢的对象,但总是觉得自己本质不好配不上对方,而无法深入交往。时至今日,她还感觉儿时因为被误解产生的自卑和困惑时常影响着自己的生活。
A小姐对什么事总是感到强烈的类似于原罪一样的自责感,时时刻刻感觉到自己的自卑,而过分在乎别人的目光。她感到无法同其他人倾诉此事,于是经常暴饮暴食以此来释放压力。现在A小姐体重超标且患有暴食症,其原因之一就是她幼年微小的心理创伤造成的自我否定。
孩子在错误或者困境中,父母的反应会发挥重要的作用。很多孩子经受的small心理创伤其源头是父母。父母对孩子的爱是毋庸置疑的,可创伤又由何而来?父母对子女的爱如果承载了过多的期望,反而会引起更大的失望。孩子虽然?纪小,但他们能感知到父母的失望,因此产生慌张和低落的情绪,担心受到父母的责备。这个时候父母应该做的不是对孩子大喊“你到底怎么了?”而是“没关系,下一次加油!”在孩子犯错误或者处于困境的时候,一句温暖的安慰承载的支持对于孩子是多么重要。父母们应该知道微小的事件也会引起孩子的心理创伤,这个世界处处险恶,孩子们也不容易。
    心灵药箱:big心理创伤,small心理创伤
    人对自己或世界产生否定的、不合理的、错误的认识,造成这种认识的所有经验从广义上说都可以称之为心理创伤。由此我们可以把心理创伤进行分类,一种是重大(big)心理创伤。包括战争、灾难、自然灾害、意外事故、强奸、幼年性侵犯等不平常的重大事件,这些带有极端影响的事件经历称为重大心理创伤。这种创伤经验能动摇并冲击个人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并引起如噩梦、记忆重现、不安、恐惧、逃避等创伤后应激障碍症状。我们生活的世界处在快速发展变化之中,有太多的未知和意外时时处处威胁着我们,如果一生中没有经历重大心理创伤事件,那就可以吁一口气,感谢命运的眷顾了。
另外一种是微小(small)心理创伤。在个人的生活中,造成失去自信心或者自尊心等经验可以归类于微小心理创伤。比如,幼年被同学嘲弄,在教室里尿了裤子,发言的时候一时语塞忘了词,迷路,看到群架受到惊吓,被孤立等经历都可以归为此类。
因为这些经验,对自己产生否定意识,可能限制自己潜力的发挥,最终影响自己未能达成生活的目标。这里使用small这个词,是为了说明这些经验在我们生活中屡有发生,都是小事,但并不意味着这些经验造成的影响微小。
在我接诊的病人中有一位女士患有抑郁症,其根源在于幼年的伤楚。她上小学的时候每当下雨,其他同学的家?总是在校门口打着雨伞来接孩子,但自己的母亲却从未来接过她。心里留下了很多自己独自淋雨跑回家的悲伤记忆。每当这个时候她总是觉得自己没有得到家长的关爱,会怀疑是不是自己哪儿做得不对,时间久了自信心变得非常薄弱。这位女士的抑郁症和幼年的创伤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在治疗过程中她开始了深度自我审察,但还是很难完全抛却对自己否定的认识。
创伤无论大小,当时经历的画面、身体感觉、气味味道、声音和当时的想法都被原封不动地储存起来。再举一个病例,一位女士幼年时留下了父亲酗酒的创伤记忆,父亲醉酒后回家总是撒酒疯,把?子们吵醒后用扫帚殴打。这位女士结婚后,某日丈夫喝醉酒后回家使她感到了难以承受的紧张,丈夫稍微提高了说话的声音就刺激到了她的神经,她恐惧地抱着孩子赤着脚夺门而逃。
    丈夫对此完全不能理解,因为平时自己从未殴打过妻子,说话声音本来也不高,喝了酒后也并没有做出什么举动但妻子反应却如此强烈。这是因为关于幼年的创伤记忆储存在妻子的记忆系统中,虽然过去很多年,但是微小的刺激都能引起强烈的反应。
我们日常的记忆对意识不会产生特别的刺激,因此随着时间流逝渐渐淡忘。但是心理创伤不一样,它如同一个陷阱令人深?其中,心理创伤就像唱片上的划痕在每一次唱针掠过时引起内心巨大的痛苦。噩梦以及痛苦记忆重现等,从某种角度上可以被认为是我们试图重新处理这些记忆的过程。
下面再从生理的角度举例解释一下,当我们受伤感染之后,受伤的部位会流脓、结痂最后再新生皮肤,这是我们人体自我恢复的过程。可是如果这个自我恢复的过程被打断,创伤恢复和身体复原就被延后。人也有维持精神健康平衡的信息处理系统,精神上受到创伤之后也会像皮肤一样,启动自我恢复的机能。而心理创伤能引发精神上的巨大刺激,自我治愈过程难以启动而闭锁在神经系统里,?后引发多种多样的创伤后应激障碍的症状。
“small创伤并不意味着创伤事件微不足道,而是指创伤隐藏在我们的生活中,无处不在。”最后回到本章最初的那个问题,还记得自己幼年的心理创伤吗?
       文章摘自《从心启程:一个‘心灵捕手’写给你的心灵疗愈书》,(韩)金俊基著,季成译;图片编辑:Dragon

 


 


内容声明:本站提供之信息,以求科学,严谨,认真,事实为基础。   

求助指南   臧医生博客  联系我们   咨询空间   中心位置   

地址:河南省,开封市,新宋路北街18号楼1单元202室
 
心理咨询热线:15137811921、15890927096; 心理创伤客服QQ:1123041488
说出您的心理创伤故事QQ群194013299   丧亲联盟互助群:18607894.邮箱:zanghl@126.com;1123041488@qq.com
 
       Copyright©2008-2019,粤ICP备050537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