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心灵创伤与事件
情绪虐待、忽视与心理创伤

    家长的某些教养方式会导致对婴幼儿的被动忽视或主动情绪虐待。忽视和情绪可能在躯体,认知和社会行为方面对儿童产生消极的影响。 

     忽视是对儿童的需要不予理睬的养育方式。儿童的需要包括那些方面呢: 
   1、    衣、食、住方面的物质需要; 
   2、    受到保护的安全的需要; 
   3、    得到养育和庇护的情绪需要; 
   4、    对刺激、社会交往和沟通的智能需要; 
   5、    对与年龄适应的界限和纪律的需要; 
   6、    对适合年龄的独立自主的需要。 


   多数忽视儿童的父母不是有意为之。更可能的是,父母缺乏对儿童需要的意识,从而出现忽视问题。他们可能不知道刺激和养育对儿童发展是何等需要,同时也的缺乏满足儿童安全、刺激和养育需要的各种技能。他们不能辨识儿童是病了还是出现了厌食问题,也不了解儿童的成长模式,不熟悉儿童成长的关键期,因而看不出儿童的不成熟。忽视的根源可能存在于各种个人和情境因素中,这些因素包括,父母在童年时没有得到良好的养育,体验过忽视或遭受过虐待;或才自身存在着抑郁、冲动或酒精、药物依赖等问题;缺乏解决社会性问题的技能;婚姻中存在不和谐和暴力;家庭生活方式混乱,存在贫穷和孤立等较大的生活压力。 

   与忽视不同,情绪虐待是指故意做出的与儿童有关的行为,包括: 
   1、经常对儿童的轻微不端行为进行惩罚; 
   2、经常对儿童的微笑、游戏或解决问题等积极行为进行惩罚; 
   3、经常批评、嘲笑、羞辱和威胁儿童; 
   4、经常拒绝、阻碍儿童的依恋行为,并将他们排除于家庭生活之外; 
   5、经常阻碍儿童发展适当的伙伴关系; 
   6、父母的堕落行为使儿童卷入吸毒、卖淫或偷窃; 
   7、 经常因种族、性别和宗教信仰等不同,而鼓励儿童对特定人群或家庭成员抱以歧视性仇恨,因此经常表现出恶劣态度。 


    父母对儿童消极、错误的归因或者不准确的发展期望,可能激发对儿童持久的惩罚、批评和拒绝。父母可能将消极意图错误地归因于儿童,如认为儿童不吃饭或者哭闹是有意惩罚父母,父母可能因为缺乏儿童发展方面的准确知识,而惩罚或者批评儿童,他们相信批评和惩罚塑造个性,或者认为年纪很小的儿童就应当具有很强的情绪和躯体的自我控制力。拒绝可能反映父母由情绪抑郁或滥用药物,而无法担起父母应负的责任。错误归因和过高期望导致父母惩罚、批评和拒绝儿童,从而儿童形成消极的自我评价,并将惩罚性的亲子关系内化为内部工作模式。父母可能应用与儿童不分彼此和视为知己等手段,来满足自己的情绪需要,如不断向儿童吐露他们对已离婚或分居配偶的愤怒或憎恨,或者吐露他们对某些特殊问题的强烈焦虑。在这些情景下,儿童似乎被扯成了三个部分,即要向着与自己关系密切的一方父母,又要兼顾另一方父母或其他成人,而儿童自我独立的意识却不能得到清晰的发展;而且儿童也可能将亲子过度亲密的养育方式加以内化。反常的社会化过程导致父母出现堕落的行为,他们进而会将自己的孩子卷入犯罪活动,并使儿童形成滋生不良行为的内部标准。 
   忽视的性质是无意识的,而情绪虐待是有意实施的,这种差别对治疗有重要的提示意义。对儿童忽视案例,治疗的主要目标之一是教育和提供支持。而对情绪虐待案例,必须强调提出究竟是哪些个人和情境因素,导致父母要羞辱和拒绝自己的孩子。 

   有意的情绪虐待和无意的忽视,对儿童的身体、情绪、社会性和认知发展都具有深远的影响。在临床工作中,不仅是在儿童时代,还是成年时代,都是需要提供帮助和支持的。可是许多忽视和情绪虐待案例赶到儿童出现严重的适应问题,如非器质性成长障碍、心理社会缺陷、依恋障碍和发展延迟等,才被发现和治疗。对这些案例需要进行多学科的评估,要对儿童、他们的父母、亲子关系、父母的婚姻关系,以及更大社会系统的应激水平和支持水平进行评估。如果父母承认对虐待负有责任,承诺要满足儿童的需要、改善自己的心理状态,并且自己有能力改变现状,治疗就会取得良好的预后。 

    上述的工作,对受情绪虐待和忽视儿童如果没有在儿童时期获得解决或改善,往往会发展到成年时期,可能解决和处理起来会是一项复杂而系统的工作。